蔚来:来日方长

2019年9月26日23:53:48 发表评论 6 views
摘要

  本文转自亿欧汽车  或许是压力太大,在表示“取消业绩电话会”之后不到24小时,蔚来就决定重启电话会。

蔚来:来日方长

本文转自亿欧汽车

或许是压力太大,在表示“取消业绩电话会”之后不到24小时,蔚来就决定重启电话会。

北京时间9月25日晚八点,蔚来董事长李斌及首席财务官(CFO)谢东萤在电话的另一头接受各种“拷问”。

谢东萤在会议开始称,此前因与亦庄国投的“蔚来中国”融资项目取得重要进展,不便披露相关信息,因此决定取消原定24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但是由于许多投资人问询,又决定恢复原计划,“举行本次财报电话会议,为了提供更加透明的信息传递,并更符合投资群体的利益。”

但外界似乎对困境中的蔚来并不友好,在周三中概股携手大涨的背景下,蔚来汽车盘中一度跌近7%,最终收跌5.53%,近三日跌幅达32.57%,报2.05美元/ADS,市值又蒸发超10亿美元(约74亿元人民币),仅剩21.54亿美元。

这是蔚来成立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危机。

“蔚来还需要时间去成长。”李斌如是说。他经常用“一个4岁的孩子”来比喻蔚来,然后做出结论,“它还不能去养家”。这个比喻或许并不恰当,但蔚来对于中国汽车产业而言并非毫无建树——比如用户运营模式、产品设计理念,都为曾经铁板一块的传统汽车业带来了不小的刺激。

电话会围绕亏损、召回、降本几个外界最为关心的话题,但或许李斌更想告诉大家:蔚来还“来日方长”。

01

关于亏损:400亿?220亿?

“400亿元亏损是误读。”在电话会议上,董事长李斌对媒体的超过400亿亏损传闻进行了澄清,他表示,最近看到“有些媒体不专业的报道”,表述蔚来累计亏损了五十亿美金。他想澄清,按照美国非通用会计准则的计算方式,蔚来的实际亏损是220亿元人民币,其中100亿用在研发投入上。

实际上400亿元也并不是“不专业的报道”。

媒体400亿元亏损的表述是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的计算方式,而李斌口中的220亿元亏损是按照美国非通用会计准则计算的,两者并没有所谓的对错。此外,蔚来的财报数据清楚的报道了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下截至2019年6月30日蔚来的亏损数据。

蔚来:来日方长

首先我们来普及一下,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与美国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自然要执行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

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要求的是所有金融工具相关的财务报告均用公允价值进行计量,包括债券,股票、表外金融工具以及银行存款、贷款类项目,然而这种纯粹用公允价值计量的方式,往往使净利润与现金流量差额变大,相对于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来说要严格苛刻很多。

按照这个准则(GAAP),可能很多公司无法盈利,正如前一段时间京东2018年报声称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净利润为正,然而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下,京东却是亏损的。蔚来的220亿元人民币与400亿元人民币的争议也同样是这个道理。

无论数字是220亿还是400亿,这都是一个巨额亏损。但蔚来也非毫无建树。

蔚来:来日方长

李斌表示,蔚来目前已经建立起了完整的全球研发体系。在包括“三电”系统的电机、电控、电池包,“三智”系统的智能网关、智能座舱、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在内的智能电动车六项核心技术上,蔚来已经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Nio Pilot已经迭代至支持L2+级别高级辅助驾驶。

李斌还强调,蔚来目前已经申请了超过4200项专利,仅换电站就拥有专利超过500个,也建立了高端的电动汽车品牌,在全国覆盖了270多个城市的服务网络。

这些产出的价值是否与投入相符?或许不同的分析人士会得出不同的结果。但李斌也表示:“我们不可能再出现30多亿元的季度亏损,接下来会显著改善。”

02

关于召回:谁的责任?

由于5月蔚来汽车在西安、上海、武汉发生3起自燃事件,6月蔚来召回4803辆ES8,此次召回产生的全部费用为3.39亿元,平均每召回一辆ES8付出费用7.06万元。费用之高,也加剧了蔚来的亏损,外界不免怀疑蔚来是否与宁德时代有明确的责任归属。

对此李斌回应,“我们和我们电池的和合作伙伴责任非常清晰,有关这一点,大家可以去看国家市场监督总局召回公告,”公告也明确了此次召回产生的费用将由双方共同承担。

此次召回的3.39亿元中不仅涉及新的电池包的生产,还包括运输、执行等各个环节,其中包括2.833亿元的回收成本,和5580万元的销售成本。“不涉及责任归属问题,责任非常清晰”。李斌不断强调。

根据蔚来2019Q2财报,扣除计提召回成本,蔚来2019年第二季度汽车销售毛利率为由负24.1%升到负4.0%,而相对于2019第一季度毛利率的负7.2%提升了3.2个百分点。蔚来也表示乐观:“第二季度车辆销售的利润比第一季度好,这会对我们整个生产线产生非常大的帮助。”

在召回事件以及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双重打击下,蔚来7月交付量只有837辆,较6月下降37.5%,但是在进行了一个月修整期后的8月,蔚来新车交付量提升为1943辆,环比增长132.1%,销量渐渐回暖。

蔚来:来日方长

关于销量受挫,李斌回应,蔚来没有进行额外的降价,如果看用户真正给的价格,7、8 月份的ES6用户其实是加钱了的,大概10%左右,所以这的确影响了7、8月份蔚来的销量。他对公司9月的销量也很有信心,“我们对ES6竞争力很有信心,我们可以看到9月份需求和市场都在回暖。”

此外,谢东萤在电话会议中透露, 蔚来9 月底开始交付标准版ES6,它的价格更低,10月份蔚来还会交付ES8 84度,虽然以前这款车型并不是很有竞争力,但是(84度电)增强了这款车型的竞争力,和汽油车以及高端电动SUV相比都很有竞争力。

根据蔚来官方交付数据显示,虽然ES8相对于ES6成绩不佳,但是1-8月份,在6/7座高端SUV细分里面ES8一直在前三名的位置。

亿欧汽车认为,蔚来近几月的确销量不佳,但是其取得的成绩也不容忽视:ES6以1797辆的成绩在8月的造车新势力销量排名中名列第二位,2019年1-8月,蔚来汽车累计销量为10322辆。截至2019年8月31日,蔚来的交付总量达到21670辆。

03

关于降本:增效的选择?

今年4、5月份,蔚来裁减了海外的研发中心和办事处共计140余名员工,8月23日,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发表的内部信被曝光,其又将在全球范围内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

李斌又在2019年Q2财报中表示,至第三季度末,蔚来将全球员工总数从2019年1月份的9900人减少到7800人左右;此次电话会议上,李斌再一次明确表示了此次裁员的坚定决心。

关于缩减成本,李斌表示,我们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来提高我们的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我们能确保公司正常运营,蔚来供应链成本将随销量的增长而降低,预计明年三四季度将大幅下降。

蔚来的确采取了很多措施来降低成本,除了裁员、推迟了轿车项目,甩卖曾斥巨资打造的FE赛车队以外,李斌还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公司接下来会建立更小的NIO Space零售店,NIO Space在建设、租金以及营销费用相对于NIO House都会大幅降低,平均成本低于100万元,而且NIO Space更偏重销售属性,具有更高的成本效益。

李斌还补充道,蔚来的电池成本每个季度都能往下走一些,虽然具体的下降数字不方便透露,但是预计到明年的三四季度会有一个比较大的下降。

此外,蔚来更具想象力的NIO Power也被传将拆分以独立融资。NIO Power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个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具有全国服务能力的补能体系,李斌表示,“从业务发展角度来看,我们看到NIO Power独立发展的可能性和巨大市场机会”。

尽管受到不小压力,李斌依旧希望向投资人展现他对蔚来的未来“依然充满信心”。他也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称,“有信心获得更多投资人的支持”。

4年来,依靠资本催化剂,蔚来迅速铺开摊子,膨胀为一个规模达万人的公司。过程中,难免野蛮生长。如今资本寒冬、行业下行,它所面临的“痛”是行业回归理性的过程。走过这一个关卡,蔚来才有“来日方长”。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